ob欧宝体育备用地址

监测设备|中岩总站|ENGLISH

基桩检测仪器系列 勘察物探测试系列 ob欧宝体育在线登录备用
探秘福建民间“标会” 涉及资金动则达数十亿
发布时间: 2022-08-29 10:26:26 来源:ob欧宝体育备用地址 作者:ob欧宝体育备用地址链接
7
分享:
ob欧宝体育在线登录备用

  如今,很多人可能已经不知道标会是怎么回事?但在历史上,它却是种民间盛行的融资方式。一般由发起人也就是会首或者会头,邀请若干会员参加,定期举办。参与者每期缴纳会费,这些会款按约定的规则归某位会员所有。到了下一期标会,再轮到会款外一个会员标走会款。多年来,标会这种集资形式一直为政府所明令禁止,但不久前,福建福州市却发生了一起标会倒掉事件

  4月20日,记者接到举报后,迅速赶往位于福州市仓山区三叉街的湖畔新村,刚到小区就被一群小区的居民围在一起。

  福州仓山区湖畔新村居民:钱交给她,交完她跑掉了,又卷走几万块,最后一天还交几万块再跑掉。

  这个小区大约有三百多户人家,其中有很多人都参加了“标会”。这个“标会”的组织者“会头”蔡依媄也住在他们小区,由于蔡依媄和这里的住户都是老邻居,大家就把平时闲下来的钱存到她的手里。

  这个小区的居民介绍,蔡依媄组织的标会已经在这个小区存在了10几年,一直没出问题。但是在一个月前的一天下午,大家忽然发现这个“会头”的家里人去楼空时,才意识到这个蔡依媄失踪了,马上引起了这些入会居民的恐慌。

  福州仓山区湖畔新村居民:煮饭的时候都要回来吗,从7点看着灯还不亮,到十点了灯还不亮,后来去她家敲门,知道她逃走了。

  在现场居民出示给记者的会单上显示,他们中被骗的多则10多万元,少的也有上万元。据小区居民介绍,这个“标会”骗取的总金额高达到200多万,被骗的居民大都是五六十岁的退休工人。

  这位受害居民所提到的闽东,地处福建沿海一带,也是民间标会的高发区。几年前,当地曾经发生过多起集资额达几十亿元的标会倒掉事件,蔡依媄组织的标会和这些标会比还算是小巫见大巫。

  记者在宁德街头,面对记者的镜头,被采访的路人基本上都说他们没有做过“标会”。这样的回答让记者感到以外,难道宁德真的没有标会吗?看到街头路人复杂的眼光,记者意识到可能是路人面对摄像机不愿意讲话。当天晚上,记者再次拿着隐形摄像机到街上采访的时候,遇到了一位街上做生意的一个摊主。

  摊主:存钱。就是我今天300的会,这个月60块标,我就赚这个60块钱的累积到最后一会,不是累计很多,几千块了,又赚几千块钱啦,3年又赚几千,3年,你看有的人,多的人,一个月就赚几千这样子。

  摊主:我钱交了,我要拿回来,几年我就拿回来,拿回来再去做,做了再赚,利滚利。

  通过这位摊主,记者了解到,在这条街两旁的商店店主,基本上都参加了“标会”。

  标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为什么会让大家如此的痴迷呢?第二天,记者来到了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公安局。我们得到了证实。

  宁德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树熊:这个地方还是有的。民间互助会(标会)在我们这里比较盛行,是主要的理财方式。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不要说全部也至少达到了7、80的家庭都有参与民间互助会。

  周树熊告诉记者,“标会”在闽东地区又叫“互助合作会”,它是民间的一种自发的互助融资方式,据说标会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唐宋年间。目前不仅在闽东地区甚至在整个福建、广东、浙江等沿海较为发达的地区都很普遍,即便是在美国、东南亚等地的华人社区也有多见。

  宁德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树熊:民间的互助会是由来已久的,本意是民间老百姓之间的互帮互助,像亲朋好友之间、同事之间、认识的人之间互相帮助。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每场会举行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会帖,这个会帖包括多少钱的会,什么时候开始,参会都是什么人,这个都有详细的规定,然后大家都照这个会帖去执行。

  张永星告诉记者,标会的发起人也就是组织者一般叫会头,普通会员叫会脚。开始时,由会头把会脚召集到一起,约定本标会的本金规模是以百元还是千元,万元等为基本单位,分别叫做百元会,千元会和万元会等。百元会就是每个会脚每次缴纳的本金是100元。千元会和万元会依次类推。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举个例子,我们60个人大家在一起,起了一场1000元的会。1000元按正常就是6万元钱交给会头,打个比喻,我作为第一个,我想标到这个钱,如果是200元去标这个会,然后参会没有标到的人只要交800元就可以了。(1000-200=800),如果是60人,减去会头一名,减去自己一名,就是58名。58*800的钱就是他当天标到的会款。

  张永星告诉记者,一般的标会都是每月开标一次,参与标会的总人数就是标会应该还款的月份和。比如按照60个人的标会,每个月标一次的,这个会的寿命就是60个月。

  第一个月,第一次聚会投标,按规则会头得标。所有会脚必须缴交1000元给会首,因此甲可得60000元。实际上凡是会头可以在首期享有无息借款的权利。

  第二个月,第二次聚会投标,其余的59个会员大家都来竞出利息,假设乙出价200元最高,第二个月即由乙得标。会头因为已经得标就变成死会,所以本月必须拿出1000元给得标的乙,其他的除了乙之外的58个活会会员,则各缴交1000-200=800元给乙,所以乙可以一次借得1000+800*58=47400元。尔后乙丧失投标权利,每个月要拿出10000元来交给得标人。

  以此类推,直到最后剩下一人从未得标。因其他所有会脚都已死会,此人在最后第59个月时必定得标。所有前面59人都必须缴交10000元给他,他可以一次得标59000元。标会至此结束。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愿意付一定的利息需要用这笔钱的时候,就可以把这个会标走,不需要钱的人可以吃到这份利息。标到钱的人又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内支付一定的利息,可以说是一种民间互助的理财方式。

  据了解,参加标会的人的最初目的都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困难。在闽东地区,尤其是在年末用钱高峰或者年中大学开学时,民间标会的数量就要比平时多很多。

  宁德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树熊:对,标钱呢就是说急用钱,要买房子、结婚、添置家电啊等,特别是农村里面,农村比较多,因为农村贷款的人很少,都是通过这种方式。

  记者了解到,参加标会的人即便是不急用钱,不想竞标,那么到最后他得到的回报也比较丰厚。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就是说,我的工资每个月都有剩余,一个月多出千百来,那就可以加会,储蓄起来,就变成几万块钱了。比方说我存3万,我到3、4年以后,3万就变四万了。三万这利息的部分就会多出一万来。

  而对于想要贷款的人来说,由于标会的利息肯定比民间借贷的利息低。有时可能比银行的还要低。再加上还款周期长,因此很多愿意通过参加标会筹集资金。

  宁德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周树熊:还有(功能)就是还款压力轻,比如说要向银行贷款,贷2万、5万,要一次性还清,到时候期限到了要一下子连本带利还清。而(民间互助会)就是每个月还或每半个月还,加上利息每个月才还几百元。所以还款压力轻。

  既然民间标会有这么多的好处?为什么还会有像福州湖畔新村的居民被标会欺骗的情况呢?

  在宁德市西南约10公里的地方,就是宁德市看守所。在这里我们见到了一位刚刚被抓获得“会头”。据这位会头介绍,它组织标会已经有五年之久了。他所发起的标会的规模还算比较小的,最初每期标会人数也都在30-40人左右,每期会费都在100-200元左右。

  但是,当他看到周围的标会的规模在不断地扩大的时候,他也开始越做越大。标会的金额也上升到300元,标会“竞标’的频率也由原来的一个月一次,提高到20天甚至半个月一次。标会人数也在不断的扩大。当他最后一次发起一个多达80个人的标会的时候,这时候标会里忽然开始有人拒绝交会费,甚至还有人跑的不见踪影了。

  看守所的会头:还不起的话,就跑掉啦。你去哪里找他呢,会头就要承担这个责任了。

  按照当地“标会’的规定,假如会中有人暂时交不上会费,他这个“会头’必须要把跑掉会员应缴的钱给垫上。自己垫了几次之后,慢慢发现后来跑掉人数的开始增多起来,而且跑掉的人都是已经竞过“标”拿走大家钱的人,这就意味着跑掉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而他自己,由于累计下来欠钱的数目太大,也已经垫不起了,无奈之下,他只能把这个标会倒掉。

  看守所的会头:有的人把会标到之后,就逃跑了。就是会脚找不到了。造成会做不下去。就倒掉了。

  但是,还没有“标”过钱的会员不答应了,还要找他要钱,他只能四处逃走躲避。在外面逃跑了近两年以后,最终在一个月前被举报抓获。

  据这位会头介绍,像他这样的标会,闽东地区还有很多。像他的“标的”为300元的标会比起其他地方的标会,根本算不了什么。

  看守所的会头:宁德的互助会最多1000,都比较小。福田的会都1万、2万,他的地方都有,会头的利益和会脚的利益勾在一起才产生的这个事情,没有利益不会来的。

  经过倒会这样的事情后,这位会头觉得就像经过了一场梦,以后再也不会做标会了。

  看守所的会头:我已经受到教训了,会头跑掉的都有,会倒掉的几率很大。风险很大,就一句话,不能做。

  这位会头发起组织标会不仅自己垫付了不少会钱,而且在逃亡奔波了两年之后,还是没能逃过牢狱之灾。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标会虽然方式灵活、利息低、周期长,但完全建立在个人信用基础上,资金安全毫无保障。

  前面我们调查了福建福州和宁德的两起标会倒会事件。传统上的标会,主要是一些亲朋好友之间为了解决燃眉之急临时组织的,不认识的人一般来说都禁止加入,但是现在不少标会已经演变成了一种彻头彻尾的非法集资,动则几百上千人参加,涉及资金甚至高达数十亿元。

  近几天来,张永星,这位蕉城分局经侦大队的中队长非常的忙,因为她是这里主要负责民间“标会”的调查工作,目前在她手里就有一起标会的案件。张永星告诉记者,近年来,闽东的“标会”已经逐渐褪去了其亲情或乡情的色彩之后,慢慢就变成纯赚利息的工具,甚至是纯粹的金钱游戏了。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据我们了解的,有的会头不是手头只有一场会,他有的好多场会,一场结束了又接着一场一直做下去,有的会头都做了十几年了。

  张永星告诉记者,目前在福建闽东地区多达几百人甚至上千人的标会随处可见,有的“标会”的金额也由普通的一两百上升到几千元甚至一两万元。这样的“标会”,想筹集上百万的资金有可能在几分钟之内就解决了。但是这样的“标会”资金链一旦断裂,将对参会群众的造成巨大的损失。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一旦发生倒会的现象呢,一般老百姓的这些钱就血本无归了,很少有拿得回来的。

  张永星告诉记者,近几年来,关于标会的案件又呈现出了上升的趋势。她告诉记者,宁德市公安局在2008年接到“标会”案件71起,涉及金额4500万元;到了2009年,宁德市公安局共立案89起,涉及金额7000万元,不仅案件数额上明显加快,涉案金额也上升了近一倍左右。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像我们目前所经手的这么多会,少则三四百万,多则七八百万,涉案金额都比较大,然后涉案人数都比较多。

  福建的宁德、福安、三明等地都是民间标会比较集中的地区,近几年来,这些地方发生过多起数额惊人的民间标会倒掉的情况。就在去年年底和今年三月份,福州市和三明市公安局还曾经先后发布过预警信息,提醒公众警惕民间标会集资诈骗。

  自从蔡依媄的标会倒了以后,也许是正好和会头蔡依媄是住对门邻居的缘故,郑雪琴就再也不愿意回家了,因为家里的情况更让她揪心。女儿才十岁,一家三口都挤在35平米的房子里。他每天早上4点钟就起床到附近的一个小区去卖菜,他的全部收入也都是靠卖菜来维持了。

  受害者:一天可以赚20块钱,一个月大概挣1000块钱。保险什么的(我)都没有。我连医保都没有。

  郑雪琴在这个菜市场卖菜已经好多年了,因为她的摊位紧邻马路边,属于临时性的。他很担心那一天这个市场会被撤掉,因此他们夫妇俩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拥有一个正规的门面店。几年前,在会头蔡依媄的鼓动她,夫妇两个也加入了她的标会。

  受害者:她说你赚了钱,你不用,存在她那里。一个月就赚了,比如说100块,你就赚了85块。大概一个月你交了500,你就赚了50块钱。没关系,没关系,我在这里,你们不用怕。

  就这样,郑雪琴满怀希望的就加入到了蔡依媄的标会。出于对邻居的信任,他们也从来也没有怀疑过这个标会。但是,终于有一天他们知道附近的一个菜市场有门面店可以出租的时候,找到蔡依媄,想在“标会”里的竞“标”,但是蔡依媄却不让他们竞“标”。

  丈夫:那个时候就决定逃跑了嘛!她就在我隔壁,她待我俩很好,没想到她心那么黑。

  但是,两个月前,标会在郑雪琴的毫无预料的情况下就倒掉了,会头蔡依媄跑掉的时侯,即便两家是对门的邻居,郑雪琴也没有觉察到。

  妻子:具体的,两万多(块钱)。我一个月就赚1000元,除了吃的等,剩下500多。每个月就给她500块钱。

  现在,郑雪琴夫妇的愿望也已经破灭了,他也不知道她的钱能不能要回来。记者了解到,在福建,像郑雪琴一样想通过标会来筹集资金的人有很多。尤其是闽东的沿海地区,曾经有很多养殖或者电机制造的企业最初创业的时候,都是通过标会来融资的。这也是标会在福建大量存在的原因之一。

  记者了解到,高额的利息回报是诱导人加入“标会”的首要原因。目前,我国银行的储蓄活期利率为0.36%。但是在福建民间标会利率最低也在8%以上,差别大20多倍。因此高额利益的驱使很多人源源不断地加入到民间“标会”。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因为银行里面存几百块没有意义,做会的的线(元),这个月等到我标回来,我就会一千一千的拿回来,比较客观,你存银行七百五或者八百,你会拿一千回来吗?不可能。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到银行贷款难是“标会”存在的另一主要原因。记者随机走进了宁德的一家银行,发现这家银行的工作人员本身就对来办理贷款的不感兴趣。想要贷款,前提是必须有一手的商品房作为抵押。

  宁德市中国银行营厅工作人员():你要是没有房子,(想贷款)门都没有。

  在记者的不断询问下,他才给记者介绍关于贷款的程序。记者了解到,贷款的手续十分的繁杂。条件达10几项之多,除了商品房作为抵押外,还要提供身份证、结婚证、营业执照等等各种证件。即便符合条件,审批下来也得花费几个月。

  据这位银行的工作人员介绍,现在银行主推一手房和购车贷款业务,像办理现金贷款这样的业务,繁琐的手续连他们自己都觉得复杂。因此也不愿意受理贷款的业务。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造成“标会”屡禁不止的另一原因是:对民间“标会”中违法人员的量刑。据了解,对于民间标会中违法人员的处理,目前是按照刑法第176条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来论处的,对于一般的违法人员,基本上是在3年以内,即便是数额巨大的,也顶多判刑10年。处罚过低也造成了非法人员的有恃无恐。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它这个量刑比较轻,所以造成有的会头有点钻这个空子,我没钱了我就拼命标会、乱来,到后面不行了,我倒掉,大不了就坐几年牢吧。

  另外还有一种因素就是,宁德人把标会的当成理财的这种观念,也是造成标会大量存在的基础。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即便发生“标会”倒会的现象,许多人也会认为这个仅仅是个例。

  宁德公安局蕉城分局经侦大队中队长张永星:如果出现倒会的现象,他也许只是恨这些逃跑的这些会头,并不仇恨做会的这种方式。

  但是民间标会倒会后所引起的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严厉打击标会成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必要手段。但是记者在调查中表明,标会在严厉的打击之下依然有“旺盛”的生命力。

  对标会这种民间集资行为,多年来政府和有关部门多次予以打击,但是,每次打击之后,民间标会仍然会卷土重来,屡禁不绝。不可否认,标会在民间有它生存的土壤。那么,怎么把标会纳入监管的范围呢?我们来听听专家的建议。

  在浙江大学,我们找到了专门研究“法与经济学”理论的史晋川教授,针对目前标会的情况,应该把标会的性质做一个合理的区分。

  史晋川:如果说目的是为了解决居民的婚丧嫁娶这些,一般来说他是属于消费型的。组会目的是解决老百姓在生活当中、消费过程当中碰到的一些资金的融通困难。那么,如果说是以生产经营或者是直接以营利为目的,都没有生产经营活动的标会,就是以营利性质的标会。

  史晋川认为,消费性标会和盈利性标会对社会的影响有很大不同,应该分别对待。

  史晋川:以消费为目的的标会我觉得政府是没有必要去禁止他。就是民间当中、小范围当中、亲朋好友当中的互助的金融行为。

  史晋川:标会呢是范围比较大,人数也比较多,而且风险也比较大发生的不良后果也比较严重,应该是严厉取缔。

  史晋川的观点无疑代表了一部分学者的观点。但是也有另外的学者认为,如果无视民间标会的存在基础,不对标会的问题进行深入分析,仅靠进行严厉打压,根本起到多大作用。

  目前还没有一个专门的政府部门负责对标会的监管。而对于违法的“标会”处罚在法律上也基本上只针对“会头”进行处罚,而对恶意竞标的“会员”没有任何的约束力。这方面是目前法律还有待完善。

  作为一种古已有之的民间融资方式,对标会的作用,不能简单地一概而论。其实,在另一个标会一度盛行的地区,浙江温州,当地不少民营经济在发展的最初阶段,都曾经依靠标会才得到第一笔发展资金。甚至有温州人拿它和孟加拉经济学家尤努斯发明推广的农村小额信贷相比,认为运行成本低,方式灵活,充分利用熟人之间信用的标会,也可以得个诺贝尔奖。这句玩笑话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标会这种民间创造出的金融制度,如果放在中国农村和小城镇的特殊社会环境中,我们就会发现它有精巧和合理的一面。正因为这样,在加紧打击那些打着标会旗号的骗局之时,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应当吸取标会中蕴含的民间智慧,像尤努斯那样创造出切合百姓实际的金融产品。只有老百姓有了畅通的融资渠道,才能驱逐那些鱼目混珠的标会。

上一篇:公司完成工程测量甲级延续和地图编制乙级升甲级工作 下一篇:日军勘探队寻找油田在距离油矿1公里处遭女土匪打劫铩羽而归

XML地图|Copyright© 2017 ob欧宝体育备用地址 ALL RIGHTS RESERVED 甘ICP备68476691号-1 |网站地图